鹿岛Lisk

🌸青黄🌸狐三日🌸交织为梦🌸。

黄濑不在家的三天(0618黄濑生贺)

甜哭

一盒炸鸡:

想写玛丽苏式的甜(doge脸


=============


青峰拿着电视遥控漫无目的的跳着频道,玄关响起锁被打开的声音,他的耳朵配合的动了动。




“我回来啦”




“浴室里水放好了”




“噢好”黄濑解开领带,脚步拖沓的进了浴室。




青峰又跳了几个台,然后停在了一个美食节目上。虽说眼睛看着电视但是却完全没有注意到里面的人做了些什么,等到回过神来一道菜就已经做好了,正在摆盘。继续看下去也未免太过枯燥,青峰只好关了电视。




经过浴室门口的时候他留意了一下里面的动静,确定黄濑没有在里面直接睡过去才进了房间,然后靠在床边拿起了手机点点按按。




没过多久,房间的门被打开,青峰只感觉到一阵带着沐浴露的味道的风吹了过来。




黄濑扑到床上,穿着一套被洗得有点褪色的睡衣,脸埋在被窝里,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然后扒拉着被子向青峰那边一点一点的蹭过去“好累”




青峰边看手机边伸出手给他捏脖子“你最近都在加班”




“抱歉啦小青峰”黄濑侧着脸用鼻子顶了顶青峰的小臂内侧,语气软得像团白色的棉花。




“嗯——我明天要去出差哦。”




青峰眉头微皱“去几天?”




“三、三天”




“嗯。”




“我会早点回来的!”黄濑伸手在青峰的额头上抚了抚。




青峰揉揉他的头“是啦是啦……”




黄濑第二天十一点的飞机。他调了七点的闹钟打算起来收拾东西,然而闹钟响的时候没把他叫起来倒是把青峰闹醒了。




青峰从床头摸到他的手机关了闹钟,见那人窝在自己身前睡得正香,剪短没多久的头发细细碎碎的盖在额头上,发质好得不像话。青峰打了个哈欠,动作小心的把黄濑搭他腰上的手移开,从被窝里一点点的抽出身去。




似乎感觉到青峰的离开,黄濑往前蹭了蹭,手扯着枕头扒拉了两下。青峰捏了捏他的手,然后给他掖好被子,打算去随便给他收拾点东西接着准备早餐。




把早餐摆上桌的时候青峰听见房间里传出一声惊呼,然后那人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跑了出来“小青峰你干嘛不把我叫起来!”




青峰摘下围裙搭在椅背上“你现在不是醒了吗。”




“我还要收拾东西的!”




“换洗衣物两套,旅行套装一套,领带两条,放行李箱了。其他要的你自己看着收拾,现在去刷牙洗脸然后来吃早餐。”




闻言黄濑的神色舒缓下来,哼着歌洗漱去了。




青峰给两人的杯里倒上牛奶,感觉自己越来越婆妈,越来越婆妈,越来越婆妈,越来越…




“对了,小青峰我的那盒名片在哪里?”




“书房桌子左边第一个抽屉。”




婆妈。




要知道几年前两人刚开始同居的时候,他根本就不是这种脾性。两人一起出门,要是黄濑没带钥匙,他也未必会带;找不到袜子内裤也是常事,家里什么东西快用完了也没有去买的自觉,等到用的时候没有了才想起要买;电费水费也是因为直接绑定了银行卡自动扣费,不然俩人谁也不会想起这件事。




不过在一起久了他愈发的有了“两人住在一起是要过日子的”的意识,这和谈恋爱不一样。




我送你个小东西,趁你不注意给你一个吻,和你在黑暗的电影院里手指扣着手指,这是谈恋爱。过日子是你踢被子了我给你掖好,我感冒了你未必嘘寒问暖但会给我准备好感冒药,你跟我闹脾气了你也不会不吃饭,说不定吃完饭我们就和好了,你丢三落四那我就体贴入微。




过日子是一种互补。




所以黄濑忘记什么东西放在哪里了青峰会帮他记起,他睡眠不好青峰会给他热牛奶,他加班比青峰晚回家青峰会给他放好洗澡用的热水。青峰还是青峰,他不过是变得对黄濑的事情更加上心罢了。




黄濑把行李拉到玄关,俯下身子换鞋。




青峰靠在鞋柜旁边看着他“我送你?”




“不了,公司有人来接,小青峰你就回房睡觉吧。我走啦”




“嗯。”青峰看着门被关上,然后伸了个懒腰,坐到了沙发上。




这天周日,他放假,靠在沙发上无所事事。虽说一般周日黄濑也在家的时候两人都是各干各的,闲散得近乎浪费光阴,可至少有人陪着,还能抬头看他几眼。现在黄濑出差去了,青峰心里还是有点落差的,虽说老早就过了一刻不见那人就恨不得跑去找他的热恋阶段。




说到热恋,他想起高中和黄濑谈恋爱那时候。他在东京,黄濑在神奈川,两人几乎天天都在通过短信电话交流。偶尔因为一条短信或者一句话被击中,想见那人的冲动就像喝完可乐后堵在胃里的一个嗝,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出来。别说憋到周六了,连周五都憋不到,两个脸上稚气尚存的高中生就跳上电车跑对方学校寻人去了。那时候连空气里都是热带水果那奔放又热烈的香甜味儿,可等见到那人了,那些奔放的情绪就被收了起来,可惜收得并不彻底,胀鼓鼓的顶着小舌头,一开口就会悉数跑出来,拦都拦不住。




处男得令人发指。




青峰摸着手上的鸡皮疙瘩觉得简直黑历史,但又很好的被甜了一把。毕竟这就是青春,更何况他还把他的青春拐回家了,他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黄濑喜欢往青峰的手机里面下游戏,自己的手机玩没电了就玩青峰的,有时候青峰无聊也会帮他刷刷记录,刷着刷着两人就杠上了,三天两头的比分数。超了一分记录都要得瑟半天,不过最近黄濑都在加班,所以游戏也许久没碰。青峰想着现在反正也无聊,不如就点开来玩玩。




只是个考验反应的游戏,一个三角塔在小方块上跳啊跳,还要躲开发射过来的红色“子弹”,画风极简看着也舒服。




有段时间没玩难免有点手生,青峰死了几次才开始玩顺手。不出意外的话能玩到一百多分,七八十分多分的时候死掉也是正常。他操纵着那块小三角塔,看它的颜色变了一种又一种,结果跳得太急,被一串子弹击中,碎成几块game over,只得重头再来。




不知道死了几次,游戏弹出个框,上面用粗体大字标着“NEW SCORE”,连着黄濑的分数也一并超了。




青峰反过手机屏幕对着电视的方向,拽拽的又风轻云淡的开口“喂,黄濑,我破你记录了。”




等了一会儿没人抢他手机也没人应他。




哦…他出差去了…




青峰收回手机看了眼钟,也到了饭点,于是进了厨房翻冰箱看看能做点什么吃的。最后找出几个番茄和一盒牛肉,青峰把它们炒了蒸了碗饭吃下了。




刚洗好碗出来青峰手机收到条短信,黄濑发来的“我下飞机了小青峰”




青峰点开回复道“嗯,吃饭没有。”




那边过了十多分钟回了一条“还没。在去饭店的路上,小青峰呢?吃什么?”




“番茄炒牛肉”




又过了十多分钟“我也想吃!!!”




“回家给你做”




“好www”




青峰返回手机的主页面,想着再玩玩游戏,可是突然想起黄濑说过想吃一种零食。那种零食附近没有,要开车跑个几十分钟到别的地方才能买到,说着说着两人就都忘了这回事。这下想起来,青峰换了衣服抓着车钥匙就出了门。




路上顺便买了个按摩肩膀的东西回家。之前黄濑老说老了老了脖子肩膀不顶用了青峰还嫌弃他矫情,二十多岁的人哪儿那么多毛病,接着认命的给他按摩。




回到家青峰拿钥匙开了门进屋换鞋“你一直说想吃的零食买回……”




怎么就老觉得他在家呢。




青峰把东西往餐桌上一搁,然后去厨房里开冰箱打算拿一罐可乐来喝喝。




窗外的太阳没出门的时候那么大,可还是热。冰箱里搁着半块西瓜,瓜皮翠绿得能滴水,瓜瓤红得正合这夏天的浓烈,似乎冰箱里的凉意都是它散发的。于是青峰把可乐放了回去,把西瓜拿了出来。




记得有一年青峰带着黄濑回了自己的乡下老家。青峰阿嬷有块瓜田,一到夏天就能长出又大又甜皮又薄的西瓜。去的时候正值夏季,阿嬷家没空调,黄濑就老喜欢坐在门口吹吹风顺便喂蚊子,青峰见状回房搬了张可收缩的竹床出来,接着又去田里借着月光挑了个不大不小的瓜,切了一半,插着两根勺子坐到那张竹床上,拍了拍床板,让黄濑上来和他一块吃瓜。




两个大老爷们儿就抱着个瓜拿勺挖着吃,吃完了就躺在竹床上看星星,空气里有西瓜的香味儿还有被草味儿掩盖得差点闻不出来的花香。黄濑指着天说小青峰你看那是小熊座。青峰毫不客气的拆台说那明明就是大熊座,然后那边那个是仙后座,仙女座在这边。黄濑惊叹着小青峰好厉害居然还记得!青峰心里小小的膨胀了一下接着被黄濑的下一句话化成滩水。




他说:




希望想看星星的时候身边都会有小青峰。




此时青峰拿着那块刚从冰箱拿出来的西瓜啃了一口,看了眼天,星星还没出来,月亮倒是像只水母一样挂在天上,也不知道那人工作要忙到几时能不能按时吃饭。




晚饭后青峰出去走了一圈,买回来几条纸巾一个西瓜还有一壶食用油。准备去睡觉前用微波炉热了杯牛奶,对着它发了会儿呆,最后自己把它喝掉了。睡前给黄濑发了条短信让他回到酒店后记得让服务员热杯牛奶送上去,喝完再睡。




因为睡得早,第二天青峰醒在了闹铃之前。他的手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捞,只捞到一团凉凉的空气,把他冻得清醒,然后爬起床把调到二十一度的空调给关了。




早上他打算吃煎蛋,敲了个鸡蛋摊锅里,翻了几个面,自然而然的道“黄濑,你开冰箱拿一下牛奶。”语毕才反应过来黄濑不在家。他关了火,把蛋装进碟子里,然后自己去冰箱里拿了牛奶。




少了把黄濑这个赖床鬼从床上拖起来的步骤,青峰比平常出门要早个十多分钟,他开了车窗,虽然黄濑不止一次跟他说过早上的空气质量不高,让他少开点。路上的车还不算多,几个高中生手里拿着早餐急匆匆的往公交车站赶,他不由得感慨起年轻真好。




车开到一半天空开始变阴,车子正准备进停车场外面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青峰想起自己好像没带伞——毕竟家里一直都是黄濑在关注天气预报,今早没人提醒青峰,青峰也没费神去看。他把车停好,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零点多的时候黄濑发了条短信过来说自己准备睡觉,明天会下雨让他记得带伞。后面又紧跟了一条“没带也没关系,我放了把伞在车尾箱里。睡了,小青峰晚安☆”




青峰家媳妇儿就是贤惠。




青峰捏着手机从停车位一直乐到办公室,一般不太打照面的前台的员工们都觉得今天青峰的心情似乎挺不错。




今天青峰的工作还算是轻松,不过下班前的例会上上头领导说有个大的项目已经通过了,资料今晚才能拿到,后天要把完整的文件上呈,时间很赶,所以明天大家都要加班。下面听到这个消息一片叫苦不迭,本来对加不加班没什么所谓的青峰也皱了皱眉,不过黄濑刚发了短信告诉他自己订了后天的机票,才宽了心。




晚饭青峰是在外面解决的,等餐的时候他旁边来了对高中生情侣,两人并不张扬,不过青峰早就看破了他们之间的小粉红。当年他刚和黄濑在一起时也是差不多这套路,不过黄濑比他懂情调多了,自己那时候就是个情感上还未开化的野人——这是黄濑说的,不过还好身边有一干有时候会坏事儿可大部分时候都是可靠的的助攻。




中学时候的记忆一下子争先恐后的涌进青峰的脑子里。让他奇怪的是内容竟不是那些轰轰烈烈的事情,反而是一些他觉得自己没可能想起的东西:黄濑中学二年级的时候挂在书包上的一个仙道彰的小人;黄濑划伤手指后包上的上面印着小熊的创可贴——据黄濑说那是家姐给他包的;一次夏天买到的最后一根盐水冰棍,他和黄濑一人一半分了;还有他和黄濑不小心碰下楼的仙人掌,两人不约而同的蹲了下去怕被发现,那仙人掌上似乎还长了朵红色的小花。




回到家青峰看了场球赛的重播,又玩了玩手机上的游戏,刚过十一点半就妥妥的上床了。虽说洗澡时没带内裤还是下意识的想叫黄濑,不过还是先一步意识到了那人不在家,直接围了条浴巾去房间把内裤穿了。




黄濑打来了电话告诉他说今晚上没有夜场,可以早早的休息,对方代表给送了当地正宗的特产,迫不及待的想拿回家跟小青峰分享,可惜还有好多工作要做云云。




青峰说“既然能早点休息就快点去睡觉,后天去机场接你。回家做饭给你吃。”




黄濑听了在电话那边笑呵呵的,青峰光是听着那声音都能脑内到黄濑抱着电话笑得傻兮兮的样子。笑够了,黄濑给青峰道了句晚安。




“晚安。”青峰回了句,然后把电话挂了。




隔日青峰照样是醒在了闹钟之前,买了三文治喝咖啡早早的到了办公室,十点多的时候公司网络传了份文件下来,是昨天开会说的那个项目的资料。里面的内容多得吓人,不过和青峰料想的相差无几,办公室里的一票人不带歇的连着做了十二个小时,连午饭都是在办公桌前吃的。不过还好赶在晚上十一点前完成了工作,青峰坐在办公椅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关电脑拔u盘回家。




一路上青峰有意无意的在想等黄濑回来要做什么东西给他吃,进家楼下电梯的时候想着想着就入了神,掏出钥匙开门时完全没发现门不是反锁的。




厅里还亮了灯,青峰加快了换鞋的速度,走到厅里看,只见自己一直在惦记的那个人穿着正装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看到他进门马上站了起来,整个人软绵绵的挂在青峰的身上“有没有很~惊~喜~呀,小青峰”




即便是懒洋洋的语气,可青峰依旧觉得怀里这人四处都冒着星星。他推了推黄濑的脑袋,双手环上他的腰防止他滑到地上去“老夫老妻了还玩这些。”




“这你就不懂了小青峰,”黄濑往上蹭了蹭,“老夫老妻才更需要情趣啊~”




青峰在他耳边吹气“这样的吗?”




黄濑捂着被青峰吹了气的耳朵,耍赖似的往青峰身上推锅“小青峰你别闹,我累死了——背我去浴室。”




青峰转了个身,黄濑自觉的趴上他的后背“小青峰好像给家里买了好多东西。”






“给你买的。”




“算是惊喜吗?”




“不是。”




“诶——”




青峰把黄濑放到洗手池上,让他在上面坐着,然后去给他放浴缸里的水。




“那我不在家的时候,小青峰除了上班,还干了别的什么事情吗?”黄濑问道。




“嗯。想你。”他说。




黄濑闻言,耳尖泛红,脸都要埋到掌心里去了,想着:不行,为了以后能听到小青峰多一点情话,就算得饱受相思之苦也要多出点差。别拦我。谁拦我我跟谁急。










FIN




==============




废话放到最后说




我个傻叉一直以为明天才考六级 被自己的智商伤害了(哭出来


可这并不能阻挡我给濑濑码生贺的决心


码完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期间我还十分不走心的去看了犬太的更新(躺地


濑濑最帅!濑濑最好看!濑濑最善良!濑濑就是小天使!


祝濑濑生日快乐🎂🎂🎂


和小青峰要好好的


让我这只单身狗天天都有狗粮吃 天天都能吃狗粮 天天都痛并快乐着的吃狗粮



评论

热度(117)

  1. 鹿岛Lisk一盒炸鸡 转载了此文字
    甜哭